去年的油菜花

0005

春暖,繁花盛开。最爱油菜花。

去年,这个时候,一群人去双流看油菜花。虽早有贮备,但当那开得肆无忌惮的油菜花撞入眼帘,我们仍然惊讶于颜色的恢宏气势。在那黄色的海洋里跃起,飞扬。小心翼翼的摘下几朵,争相拍照。我们耍的有点野了,完全是为了配合这动态的风景。看那摇摆油菜花,径直的小路,挺拔的大树,相映成趣。 继续阅读去年的油菜花

幻境

不是梦境。

一个陌生的地方。陌生,是因为我能确信之前从来没有来过。晨曦、旭日、格调,瀑布、溪流、致远。景色由朦胧到透明,轮廓由模糊转清晰。这山,这水,这船,这屋。我有些惊异,并不因为被眼前景色而冲击,而是因为这一切和脑海里展开的是一致的。这时,前面有人回头给我说了一句话,我差点跌倒水里。OMG,真的一摸一样。 继续阅读幻境

我发现这是最近写的最无厘头的一篇文章,我不保证你能看懂我所说的。

题目的读音是,t á n。

我想说的是,我一直在找一个词语来恰如其分的形容充满节奏、在夹缝中游刃有余的奋进,并知道取舍的状态。找了很久,就是这个字——弹。 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