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睿智

我发现这是最近写的最无厘头的一篇文章,我不保证你能看懂我所说的。

题目的读音是,t á n。

我想说的是,我一直在找一个词语来恰如其分的形容充满节奏、在夹缝中游刃有余的奋进,并知道取舍的状态。找了很久,就是这个字——弹。 继续阅读

薛定谔的猫死哪里去了

我在关于页面有提到薛定谔的猫,你一定知道我是在说『量子力学』。薛定谔的猫给每个学习过量子力学的人来说印象都是很深刻的。回想当时初学量子力学的课堂上,学生在下面是呆若木鸡的,因为没有人可以听的懂。直到讲到薛定谔的猫的时候,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来量子力学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例子。 继续阅读薛定谔的猫死哪里去了

你认识我吗?

也许你听说过“六度理论(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)”。这是由美国心理学家米尔格提出的: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的间隔不会超过6个人,换句话说,地球上的任意两个人可以通过最多通过6个人联系起来。这个理论我很早就听过了,从此展开想了很多,感觉非常乱。请慎入,或者直接阅读最后一段。

我首先联想到的问题是:撇开人际关系的复杂性不说,假设在理想模型下。要六度理论成立,每个人的社交圈子至少应该多大。试想,如果每个人认识的朋友只有2个人,那么经过6个人的联系,我仍然只认识这6个人和第6个人的另一个朋友。这是一个容易得出有解的问题。

继续阅读你认识我吗?